Skip to main content
SCOPE标识
SCOPE标识

主题
学习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四分之一的国家中,有一半以上学生在上完小学时依然无法达到最低阅读水平。

SCOPE

2030年具体目标

100%的儿童在低年级达到最低阅读水平

仅仅让儿童上学是不够的。在不脱离各中小学正在落实以及必须落实的许多其他合理目标的同时,应该让学生掌握阅读和基本计算能力。这是进行其他学习、提高个人权能和福祉的基础,也是取得社会、政治和经济成果的基础。

儿童与青年

在世界上一些最贫困国家,许多儿童缺乏基本的阅读和计算技能。例如,对尼日利亚北部的卡杜纳和索克托等州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赤道省和加丹加等省进行的低年级阅读能力评估表明,80%的三年级小学生甚至连课文当中的一个单词都不认识。

在一些国家,许多儿童在上学数年之后仍然一个单词都不认识。

这一数据并未包含不上学儿童。入户调查能够同时统计出上学儿童和不上学儿童的技能。

例如,下图以公民自主评估为基础,反映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不同地区的情况。

红线按年级显示具备基本阅读技能的在校儿童百分比,而蓝线显示**无论在校与否、其年龄与其应就读年级相对应**的所有具备基本阅读技能儿童的百分比。

两条线之间的差距提醒人们,在失学率高的国家,如果只监测在校儿童的学习状况,政策制定者只能了解到片面的情况。应当指出,监测到的技能水平非常低。即使在表现最好的地区,也存在部分青少年中学生无法阅读二年级课文的情况。

对基本技能的评估不应忽视失学儿童

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估计,有 3.87 亿(即 56%的)小学年龄儿童不具备基本阅读技能。在中亚和南亚,这个比例是 81%,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是 87%,但在欧洲和北美只有 7%。

在许多国家,即使儿童完成了小学教育,也无法保证其具备阅读能力。从全球看,在完成相当于小学程度教育的儿童当中,只有三分之一无法阅读简单的句子。在中亚和南亚,这个比例升高至三分之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为二分之一(48%),如下图所示。

大多数儿童完成了初等教育却学而未成

灰色区域显示完成小学教育却未达到最低阅读水平的儿童百分比。粉色区域显示小学期间辍学的儿童所占百分比,蓝色区域是完成小学教育并达到最低阅读水平的学生百分比。

从国家层面看,在加纳、尼日尔和尼日利亚,上学五、六年后离校的青年中约有 75%不掌握读写能力。而一些国家在这一数据上则表现更好。例如,在玻利维亚、布隆迪和卢旺达,五、六年级之后离校的青年几乎都掌握读写能力。

即便六年的学校教育也无法保证学生掌握读写能力

例如,在尼泊尔,上学四年后掌握读写能力的学生不到三分之一,但在上学五、六年(相当于小学教育)的学生中,这一比例便跃升至十分之九以上。

马里,上学四年的儿童几乎都不掌握阅读能力,但如果能够读完小学,三分之一会掌握基本读写技能。

为比较各国的学习情况,评估或测试需要与国际标准配套,采用共同的定义。近期,已经运用这样的标准进行了跨国评估,几个国家的学生进行相同的测试。但采用相同方法开展国内评估尚不多见。

国际阅读素养进展研究(PIRLS)计划的评估每五年进行一次,能够反映出不同时间的四年级学生的阅读素养进展情况。该研究也显示出哪些国家进展尤其缓慢。例如,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达到低阅读基准的四年级学生仅从 2001 年的 56%上升到了 2016 年的 65%,每年提高不足一个百分点。

沙特阿拉伯等一些国家达到最低阅读水平的学生比例甚至长期未变。

摩洛哥等其他国家,这一比例从 2011 年到 2016 年的增长比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高出五倍,使得这些国家能够在 2030 年前实现有关教育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4 的具体目标。

在许多国家,改善学习的进展缓慢甚至停滞,进步也是有可能的。

与大多数人的预期相反,性别之间的学习差距并不大——比如,在小学阶段,任何国家的这一差距都不超过八个百分点。

然而国家之间的学习差距巨大。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小学阅读技能均处在较低水平,合格率从尼日尔的仅 2%到塞内加尔的 35%。

在拉丁美洲国家的初中数学教育方面,合格率从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仅 9%到乌拉圭的 48%(结果均出自 2015 年的国际学生评估方案)。

各国间的学习成果差异很大,但性别间的差异往往很小。

成人

在 2000 年到 2018 年之间,掌握读写能力的成人的百分比从 81%升至 86%,掌握读写能力的青年的百分比则从 87%升至 91%。

尽管有这些进步,文盲在许多国家依然普遍存在,尤其是在妇女当中。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一些偏远地区最弱势群体中的文盲比例维持在。例如,在厄瓜多尔,成年女性识字率过去 17 年一直未变,维持在 69%。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 37 个国家,超过一半妇女不识字。识字率进展情况或如乍得和布基纳法索,维持在 5%以下的低水平不变,或如莫桑比克那样一直进步缓慢,在十五年间从 5%提高到 15%。

从全球看,之所以目前掌握读写能力的成人多于以往,主要是因为更多成人小时候上过学,而不是因为不曾上学的成人再次获得了学习的机会。为证明这一说法,下图显示了特定人群随着年龄增长的读写技能数据情况。

成人识字率上升是因为识字的女性青年长大成人

在大多数国家,由于读写技能达不到充分运用,随着时间推移,特定成年人群的读写能力维持不变甚至下降。但成人整体的平均读写技能有所提高,这是因为掌握读写技能的青年女性已经长大成人。

马拉维,红线是平的,显示2000 年 20—34 岁妇女和 2010 年 30—44 岁妇女的识字率没有变化。但因为掌握读写技能的青年女性,蓝线表明成年女 性识字率整体上升

尼泊尔的情况是个例外。在所分析的各国当中,该国不仅在 20—34 岁的成年妇女读写能力方面提高最快,还是唯一一个特定人群的能力增长随时间推移得以维持的国家。

这些评估所衡量的都是非常基本的读写技能,表明人们是否能够阅读简单的句子。而表明人们能够阅读和解释书面指示、正式信函或合同的功能性读写能力则是另一回事。

收集功能性读写能力数据的国际调查很少,定期这样做的更少。

从我们所能掌握的数据看,我们发现在功能性读写能力方面,不具备功能性读写能力(即低于 1 级熟练水平)的城市成人在哥伦比亚和越南占十分之一,在玻利维亚占四分之一,而在加纳占五分之三。

加纳,即使城市成人也仅有 39%具备功能性读写技能。

各类人口掌握读写技能的情况不一

结论

尽管可持续发展目标 4 将重点转移到监测学习方面,但是仍有超过一半的国家没有报告阅读和计算方面的学习成果指标。即使希望着手评估和报告学习情况的国家也往往面临各种障碍,无法采取有效而具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能够掌握的证据表明,在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大部分学生的最基本技能达不到最低水平要求。

上一主题
公平
下一主题
质量
Education Progress